应小茗Roky

一八、四副四、瓶邪、黑花、胖云、k莫
我不是一个人,对不对???

一八之家暴

        哈哈哈,我回来啦!查了成绩,我就放纵了~之前说的小车车也会有~不知道你们吃不吃林秦和孟仲啊?
        齐桓一睁眼睛,日上三竿,腰部的酸痛暗示着他昨晚张启山对他做了什么。
        “张启山!你个老丘八!给我滚进来!”
         收到了自家八(夫)八(人)爆表的怒气值的张启山马不停蹄地滚(我错了)到了卧房。
        “你给我跪古筝去!跪最细的那根弦儿!出一点儿声你就走着瞧吧!”((ノ=Д=)ノ┻━┻)
        张启山:ಥ_ಥ

我……这样就高中毕业了!马上就高考了!

一八之开学剪头发!by:风雨

        那个啥!赶在五月的最后一天更一个!高考之后我要把我手里屯下的所有段子和车,全都发出来……另外也暗搓搓地求一个高考祝福!希望我这个文化课半吊子的艺术生可以考上心心念念的辽宁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吧!嘿嘿!
  ヘ⌒ヽフ
( ・ω・) 谢谢~~
/ ~つと)
        张谦之最近挺苦恼的!因为要开学了!他最近也挺恐惧的!因为他所在的高中——长沙市九门第一高级中学有一个成文的变态规定:女生的头发不能过下巴,男生的头发前不过眉。可是自从过年 他都半个多月没剪头了,早就过眉了。这不,在学校的抽风式突击检查中 张谦之同学不幸中了枪。被勒令正月十五之前必需处理。
         可是问题在于张谦之的老家有一个习俗:没出正月是不能剪头发的!会克舅的!一想到自家的市长舅舅张启山,张谦之就寒由心生,不寒而栗!
         十五那天,学校放了半天假,晚上要回学校接受副校长的检查。一整个下午,张谦之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甚至还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里见了自己的准舅妈。
         回学校后,张谦之心里有底了。所以当副校长把他揪出来的时候,他非常的淡定。用那种气定神闲的语气说:“没出正月剪头发克舅!我舅妈说了,不能剪!克他老公你负责啊!”副校长十分生气:“你舅妈谁啊?”“我舅妈是咱们齐桓齐校长!”

一波正经的群宣!

        嘿哈😄,这是一波正经到怀疑人生(才怪嘞)的群宣。来来来~不要犹豫了!来群里一起玩耍吧!么么扎哟~有意者加一下微信,我们带你一起飞哟~
瑞贝勒(高三狗日常不在):wang19990702
张启山:l1427075632
进群加微信带验证哦~老九门的日常

走一发群宣~占了tag,抱歉!

            来来来,这是一发群宣!目前群里只有三个人:陈皮(可调戏),解九爷,贝勒爷(高三狗,日常不在)。
         相信我,这一个正经的群宣!cp什么的,一八啦~四副四啦~也可以自行啦~欢迎来调戏,来勾搭~让我们的不正经因素飞起来~
       有意者加这几个微信号哦(´-ω-`):            yusiqing20001105(陈皮)
t849015089(解九爷)
wang19990702(瑞贝勒)
!!!

一八之悔 by:风雨

        人老了,愈发地怀恋旧日的时光,齐八爷也是如此。他说回忆起来他这辈子就后悔一件事情,没有拦住佛爷。
        时间倒流回那一年,地点悄悄地回到长沙市。
        这一天,长沙上下都喜气洋洋的。因为齐八爷给张大佛爷添了个大胖小子。小孩子长得白白嫩嫩的讨人喜欢。八爷生下孩子后就昏了过去。张启山只好自己解决孩子的名字问题了。回想起齐铁嘴生产前说要犯副官的之字辈(副官私设张谦之)。
       张启山感觉很自豪,因为他给自己的长子取了一个符合命格,很是洋气,生龙活虎又十分怀恋故土的好名字!
正在床上坐月子的齐铁嘴叹了一口气,他想给孩子取名叫‘惜之、慎之、恪之,哪怕是怜之。’可刚刚佛爷告诉他,他们的孩子叫张二愣之!

一八之打假的嫁不嫁???

         一个脑洞,正在手写中,争取三一五左右把第一章发出来~
人物设定!!!
        张启山,中央拔枪学院高材生,主修威胁,辅修大凶,职业打假人员~
       齐铁嘴,想当年齐铁嘴的神话可是人人耳熟能详。这人高考时数学只考了八分,却仍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全国top1的九门大学,毕业后成了淘宝小店‘此八卦非彼八卦’的店主,从此与张启山结下不解之缘~
        张副官,私设张子谦。长白山吃饭大学毕业。主修吃橘子,辅修扒橘子。张启山老家的外甥。
        陈皮,齐铁嘴小店的兼职客服,代号四橘子。
        那个,有人想看吗?【真诚脸】!
       本篇设定副四,因为,副官的学历是我的锅~

一八之吊盒饭by:风雨


        齐桓是一名高二的学生,他不顾家里人反对,坚持住了宿舍。今天他炒鸡倒霉!!!因为他晚上去食堂排了好久的队也没有打到饭。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从事一项肥肠危险的高风险事业——吊盒饭!来安慰安慰自己那叫得撕心裂肺(啥??)的肚子,却被政教处主任张启山给逮了个正着。齐桓作为“胆小鬼”,很没骨气的怂了。张启山把他带到了办公室,问:“让你在家里住,不好吗?饿了我可以给你做饭,干嘛非住校?非干这么危险的事儿?你图个啥?”“你!我在家?不是在床上!就是,在,在床上!丫的你的大尾巴狼还好意思叫我回家???”

一八之反攻by:风雨


         现在人动不动就说什么:“一八大旗永不倒,一八大旗摇一摇!”对此,八爷很生气!!!他不止一次地对小满说:“你家八爷我才是在上边的那个!!!佛爷是被我压在身下的!”小满呆呆地问:“八爷,您何时反攻成功的???”把八爷给气的,嚷嚷着今天晚上就反攻!
       入夜,八爷把佛爷压在床上,佛爷也顺从地躺下了。嘴角勾起笑意:“老八,能把脐橙说得这么攻气,你齐八爷是头一个!”

一八之你有糖吗???by:风雨

        话说,那天张启山携齐铁嘴去九门学校的公共食堂吃饭。张启山一边谋划着怎么向齐铁嘴求婚,一边心不在焉的吃饭。忽然,眉头一皱,嘴里的苦涩蔓延开来。他问齐铁嘴:“铁嘴!你有糖吗?”齐铁嘴愣了一下,回问:“佛爷,您,是看我甜吗?”